分公司: 江西| 安徽| 浙江| 甘肃| 辽宁| 湖南

网站地图|产品索引|在线反馈|一键关注深圳信辉源科技

电磁加热器厂家

全国咨询热线:18922856202
13682345033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刘经理
服务热线:18922856202
业务电话:13682345033
传真:0755-23076896
公司地址:深圳市龙华区观澜大富路鹏龙蟠高科技园B栋2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电磁加热器知识 > 电磁加热器行业知识

电磁加热器行业知识

讲讲什么是电磁加热器

文章来源:人气:31发表时间:2018-03-05 09:22:55

    关于电磁加热器大家真的有了解过吗?那么电磁加热器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不清楚的不要紧,下面就跟随着小编来去探讨一下吧。



  电磁加热器是一种利用电磁感应原理将电能转换为热能的装置。电磁控制器220V,50/60Hz的交流电整流变成直流电,再将直流电转换成频率为20-40KHz的高频高压电,高速变化的高频高压电流流过线圈会产生高速变化的交变磁场,当磁场内的磁力线通过导磁性金属材料时会在金属体内产生无数的小涡流,使金属材料本身自行高速发热,从而达到加热金属材料料筒内的东西。


  现阶段市场上的塑胶机械所用的加热方式普遍为电热圈加热,通过接触传导方式把热量传到料筒上,只有紧靠在料筒表面内侧的热量才能传到料筒上,这样外侧的热量大部分散失到空气中,存在着热传导损失,并导致环境温度上升。另外电阻丝加热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功率密度低,在一些需要温度较高的加热场合就无法适应了。


  电磁加热技术是通过电磁感应原理使金属料筒自身发热,并且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在料筒外部包裹一定厚度的隔热保温材料,这样就大大减少了热量的散失,提高了热效率,因此节电效果十分显著,可达30%~75%。因为电磁加热圈本身并不发热,而且是采用绝缘材料和高温电缆制造,所以不存在着像原电热圈的电阻丝在高温状态下氧化而缩短使用寿命的问题,具有使用寿命长、升温速率快、无需要维修等优点,减少了维修时间,降低了成本。现已被广大的塑料制品企业使用,大大的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此文关键词:电磁加热器
  • 主页
  • 液压油管
  • 工业冷油机
  • 通道闸机
  • 主页 > 工业冷油机 >

    是300多台高空作业机器的总调度

      发布时间:2018-03-27 05:16

      来不及在家过元宵,时朗又上路了。正月十三,他告别7个月大的女儿和病中的母亲,离开老家——宿迁凌孟村,坐上从徐州开往广州的高铁。时朗是徐工集团高空作业平台备件服务经理,要再次前往珠海港珠澳大桥进行项目收尾。

      这一去,就是1400多公里;这一别,又要好几个月。可是时朗说,每次走出村庄,都像是一次远航,何况这是去参加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那感觉简直是乘风破浪。

      当然,离去的背影里藏着对那个村庄的不舍。春节假期里,母亲突然晕倒,原来是严重贫血,单位特批时朗休假延长3天。放不下的,还有妻女。去年7月中旬,时朗正在休护理假,接到通知去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那时,女儿出生刚满一周。

      90后时朗已经是业务骨干,重大项目他都冲在最前面。2012年,他从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汽车检测与维修技术专业毕业,进入徐工集团,从产品调试员干起。“我一个农村孩子,能参加举世闻名的港珠澳大桥建设,这是我的骄傲,我们全家的骄傲。”时朗明白,这是人生难得的机遇,这一次远航,会带他进入新的海域。

      时朗还要带着女儿一起远航。因为预产期在夏季,他本打算给女儿取名“时夏”,得知要去珠海建大桥后,他把女儿的名字改为“时雨航”——“我能从小村庄走向大海,总会想到这个‘航’字,一定要纪念一下,更希望闺女将来一帆风顺,在人生路上越走越远。”

      离家远航,这是时朗青春的写照。时朗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父母和祖辈都是庄稼人,家里种着几亩地,经济条件不好,姐姐中专毕业后就去上海打工,一直供他读书。少年时,时朗就立志读大学,将来走出去改变全家命运。他最终考上了大学,成为家族中第一个大学生。

      进入职场,时朗是“拼命三郎”。在港珠澳大桥施工中,徐工投入了300多台高空作业平台设备,主要用于大桥和基础配套设施的后期工程,如安装路灯、挂标牌、装饰屋顶等。时朗是这300多台机器的“总调度”。他和工人们驻扎在一个人工岛上,随时解决施工中出现的问题。时朗告诉记者,过去高空作业需要搭脚手架,有了高空作业平台设备,只要一两分钟,就能把机械臂伸展到40米高空,上面的平台可容纳三个工人进行施工,劳动效率大大提升,安全风险大大降低。

      远航不会一帆风顺,尤其是开辟新的航线个人挤在一间板房里,一会儿潮湿一会儿燥热,只有一台小电扇,嘎嘎嘎地吹着热风,辗转反侧,夜深了才能睡着。苏北人口味偏重,南方饮食清淡,时朗总是觉得饿,饭菜上来又没了胃口,接着饿。岛上水果是稀缺品,他说每次见到来卖苹果橘子的小贩,都像见到亲人。最受不了的是当地的蚊子集团军,“就和鬼子一样,直扑过来。有时候忙,想着手里的活干完就做防护,结果一眨眼手臂上一排大包。”

      最惊心动魄的是赶上了台风“天鸽”。2017年8月23日午间,“天鸽”在珠海登陆,瞬时风力最大达到16级,打破了当地的风速记录。头天晚上10点,政府统一组织岛上数千名工人紧急撤到珠海市,住进学校的体育馆。“整个屋子都被吹得乱晃,以前从没有这样的经历。”时朗说。三四天后,时朗和工人们重回岛上,发现宿舍有一半被吹塌,一层的板房都被水淹了,大家用了一周时间进行灾后重建。

      青春就是用来远航的。在港珠澳大桥建设工地,年轻人是一个方面军。时朗说,有个湖南小伙是徐工的客户,他购买的七八台高空作业平台设备也参与施工,小伙跟着机器到了现场。“他本来不用过来,结果一直住在岛上,给工人做饭。”时朗问他图啥,小伙说:我也想给国家项目出把力,这可是大事,千万不能出岔子,我在现场盯着才放心。

      走得越远,对家的思念越深。岛上没有无线网络,没有娱乐,每天晚上睡前,时朗都会去海边走走,看明月倒映在海面上,这是时朗的想家时刻。他的手机里循环播放着两首歌,《大海》和《思念是一种病》,有时候他会跟着唱起来,反正海边没人。“如果能飞的话,马上飞回去,看一眼再回来。”时朗说。

      每隔两三天,时朗会给家里打电话。小岛在珠海和澳门之间,信号时常会“串”成澳门信号,时朗每次都得步行30分钟,到珠海“上岸”,再打电话。电话里,说的最多的是女儿。“体重多少了?”“身高呢?”“没生病吧?”“像我还是像你?”……他说,电话里听到女儿咿咿呀呀,总觉得是在喊爸爸,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可能。

      远航与思念,让时朗的青春像弓一样充满张力。夜晚,时朗和工人们时常到岛上的制高点——40米高的旅检大楼顶上远眺。恢弘的大桥伸向远方,珠海和澳门灯火璀璨,国家自豪感油然而生。春节,央视春晚里出现港珠澳大桥的画面,那是时朗第一次看到大桥全线亮化,他的眼眶忽地热了,对家人说,“那些路灯和‘港珠澳大桥’几个字就是我们安装的。”全家人顿时欢呼起来。

      这次南下,时朗预计会在那里呆上两个月。因为分段施工的限制,他至今没有完整走过一遍大桥。他希望当大桥正式对外通车时,能完成这个心愿。“我想看一看每一处施工点,回忆每一个细节,把这座凝结了许多人心血的大桥,永远刻在脑海里。”他说,将来一定会带女儿和家人来看大桥,给女儿讲述爸爸的经历,告诉她“时雨航”这个名字的由来。 本报记者 王 岩